酒馆|少年(断章)

时间:2018-03-21 00:22:16 来源:零纪年动漫社

原标题:酒馆|少年(断章)

酒馆|少年(断章)

已经有多久,没有像这样被人威胁了?或许,可以从她离开那天开始计算,或许,是从第一次战战兢兢接过报酬才开始。但,无论是哪一个,想必都已经是很久了吧。

她和她,真的好像,若不是确定她真的已经离我而去了,而且注定无法再相见,我一定会把她当做她的吧,不如说,我已经认错了罢。一样的坚强、不善言辞,明明心中的情感丰富得要溢出了,却仍硬撑着不去显露,永远挂着一副像是亏欠了这世道什么的表情。

即使是被人死死捆在靠椅上,少年脑海里的声音仍是不得消停。自己现在这副被绑的架势,倒是和前几日在自己面前求饶的那个商人有点相似,只记得他在那把能勉强支撑他那肥胖身材的椅子上呜咽了好久,才闭上眼睛,准确来说,应该是被自己合上的。自己不会也要步那个人的后尘吧?对一个杀手来说,和目标死在同一种手法下,还是有些耻辱与可笑吧。

想到这里,自称做榊的少年可怜兮兮地抬起头,眨巴着眼睛,努力想挤出几滴液体,但还不等他望向眼前的人,就遭受到一记带有金属质感的重击。

“喂,你究竟是要怎样啊,不是你要我介绍自己的嘛!”明明是因为偷偷摸进少女房间而被绑的,他却说得这般理直气壮。

怯怯地放下了手中的枪械,少女用包含着说不上来什么情感的眼神看着榊,像抱歉,又像是恼怒,更有种做坏事被当场抓住的胆怯味道。这时候的少女,不再像那个似乎能摆平各种事端的酒馆老板,而多了一丝她这个年龄本该有的特征。

“你真的没听说过我的名字吗?”似乎还有着点期待,少年又一次发问,却看到少女的面容又一次变得冰冷僵硬,手里的左轮枪也举了起来。毕竟是血肉之躯与金属在做着抗争,榊还没有愚笨到平白无故再去讨上一个青肿。

“好了好了,认真听好了,别被吓住呦,我真的是一名杀手,目前正在出游阶段,因为前几单生意做的有点过火,等风声平息些再回去。我给你说,这次之所以要出来,主要是那几个目标实在是太......”

不等少年说完,少女便打断了他的话,“为什么来这里?”

少年似乎有点无奈,应该是想要耸一耸肩,却发现因为绳子的束缚而无法做到,只好靠眼角与眉宇的配合来向少女表达自己的想法。“我也是人啊,也会累也会饿啊,整个小镇就你这一家店营业到半夜,离得好远就看到店铺的灯火。本想着过来歇一歇脚再走,谁知道等我到的时候,你已经关门了。话说,酒馆这种场所关门那么早真的好吗,也不考虑考虑赶夜路人的心情,况且还有大雪......”榊的絮絮叨叨又惹得少女有些恼怒,终是又落下手腕给了他一击。

“哎呦,大小姐,很痛耶!你想知道什么就问我啊,别像个发条机器一样站在这等着打我,我又不知道你究竟想知道些什么。”榊似乎从一开始就丝毫不夹杂着恐惧感,到现在竟开始抱怨起少女来。

少女握枪的手慢慢垂下,当了这些年的酒馆主人,她从不怕那些找麻烦的,当地人对自己也很是敬畏,唯独像少年的这般无赖行径,还从没有人对她这样做过。

犹豫了一下,少女开口:“为了避难,躲起来就好,为什么进我的房间。”

“要是我说,我喜欢上你了,你会相信吗?”榊直视着少女的瞳孔,收起先前抱怨的语气认真说道。

............

“呐,你这个反应,这个波澜不惊的样子......”榊望着毫无触动的少女,叹了口气表示无奈。“好了好了,我是想摸清你的底细,毕竟是要在这儿待上一段时间的,不搞清你的信息,还是有些不放心。这大概算是职业习惯吧。今天我看到你擦枪了,虽然你一个女孩子开这种店懂点枪械知识是说得过去,可哪有女性怎么会那么仔细清理枪械呐。我觉得有必要调查一波,你看吧,果不其然,你使用枪比我都厉害。”

“你先前说,言语杀人?”少女还记得最开始少年的自我介绍。

“哦,我没怎么说清楚,其实除了杀手,我还是个情报商人,在这种小镇自然不会有这种职业,但在王都,我这类工作还不是谁都能做的来的哟。而且一般来说,我暗杀目标,都是收集尽可能多的情报后再行动的,而且从来不用枪这种动静这种这么大的武器,刀啊、毒药啊、伪造自杀啊,我都做过。当然,还有言语杀人啊,之所以叫这个,其实就是怂恿挑拨别人去干呗,反正那些雇主也不是很挑剔啦......”

眼看榊又滔滔不绝起来,少女有些不快,主动开口打断了他,“为什么要当杀手?”

少年的脸色阴沉了一瞬,像影子从面颊掠过般,在微弱月光下一闪而过,接着又是他那玩笑般的语气,“为了谋生,吧。”

话还没说完,两人同时息声。能透过单薄的玻璃的,除了月光,还有一些不属于这里的声音,像是捕猎前夕的狼群在雪地上前行的声响。

“六个,应该是男人,没有过大的喘息声,身体素质应该很好,有金属摩擦声音,应该是枪械或是弩箭一类的武器。”榊一边从靠椅上站起来一边附在少女耳边说,方才将他绑得动弹不得的绳子现在却莫名其妙地松散了一地,像是存在无形的刀刃将其割裂。

对于榊突然的脱困,少女也不显得惊讶,只是将手中的左轮举起,慢慢地调换了转轮。

楼下后门传来了轻微的断裂声,应该是门锁被人破坏了。

榊低声对少女说,“他们应该是来找我的,你别下去,我去走一趟,等我上来。”少女却像是没听到般,无声地跑向房门,猛地推开,像是没有重量一般从楼梯上跃下。少年这才反应过来,夹杂着一丝懊悔跟着冲了下去。

黑夜,罪恶天生的掩饰物,像是一对孪生物,相存相依,一切罪恶被黑夜掩饰,每份黑夜又孕育着罪恶。黑裙的少女,像是与黑暗融为一体,却又无法将她与罪恶种类字眼联系起来。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般,生于黑暗,散播光明。

嘈杂末了,少女持枪的手落下,望着有些凌乱的店面却是舒了口气。一只颤悠悠的手握着枪从柜台后面显现,当少女看到时,显然已经来不及闪避了。一柄小刀划过空气,手的主人终于停止了动作。

“他们明明是来找我报仇的,为什么帮我?”少年问。

“唯有这间店,我应该保护好。”

长时间的沉默。

“最后一个问题,你的目标,究竟是谁?”

“不过是些贪得无厌的商人,中饱私囊的贵族和仗势欺人的卫兵罢了。”

“收拾一下,明早还要营业。”

“你不怀疑我说的话吗?你不担心我等下再摸进你的房间吗?你就这样收下我了,你刚才可是用枪指着我的头耶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知道了。”没得到回复,末了,少年只好弱弱地补上一句。

他也是杀手。少女坐在床边,擦拭着还有火药气息的左轮,喃喃说道。

来到这里或许是因为机缘巧合,但留下来,却还是她的缘故。当看到她的第一眼,竟有种想要一把搂住她的冲动,太像了,实在是太像了,就连那股莫名的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也是相同。只是清楚地记得那个晚上,自己在偏僻巷子找到的她满身青紫,冰凉刺骨的肌肤伤痕累累,更为重要的是,自己到达的时候,她已经没了生命的本质需求——呼吸。悔恨当时的自己只能流下泪水。

记忆这东西真的是玄妙,有的事情往往三两日便烟消云散,有的事情想要忘记却永远镌刻于心,或许这次碰到的她,真的是我的幸运吧。

对不起,没有守护好你,没关系,让我来当你座前的护卫。

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白日,酒客们惊奇地发现,酒馆多了一位明显与少女不是一个世界的少年,他说自己叫榊。

这,是少年与少女的故事。

作者:六氯环己烷

编辑:照写

最新网 www.zuinow.com 2018-03-21 00:22:16

少女 少年 酒馆 ...... 像是

[RQ-STAR]NO.1092日本少妇能勢ひとみ含情脉脉高清写真套图
▲福利图▲ [RQ-STAR]NO.1092日本少妇能勢ひとみ含情脉脉高清写真套图

  • 高原网www.gaoyuancn.com
  • 花都新闻网huadunews.com
  • 声明: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我们

    界面设计:最新网(www.zuinow.com) 版权所有